加快西北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
作者:汪瑤 來源:電力專業人才網 日期:2012-05-18 瀏覽
國家電網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劉振亞基于40多年的能源行業工作實踐和對我國能源戰略問題長期深入思考,撰寫出版了《中國電力與能源》一書,立足我國能源科學發展大局和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從電力的視角深刻分析了解決我國能源問題的基本思路和轉變能源發展方式的路徑,并首次提出樹立”大能源觀”,把堅持以電力為中心,實施“一特四大”戰略作為電力發展的核心任務,作為轉變我國能源發展方式的戰略基點,并對能源開發利用、能源輸送和配置、能源可持續發展保障等進行了系統論述,是科學發展觀在能源領域的具體詮釋,是指導我國能源結構優化和科學發展的重要論著。認真學習《中國電力與能源》,能夠深刻感受到劉振亞總經理對我國能源事業發展的強烈責任感和使命感。全書內容豐富、觀點鮮明,具有很強的戰略性、系統性、創新性、理論性和實踐性,為推動西北電力、能源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科學發展指明了方向。
  
推進西北地區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意義重大
  
《中國電力與能源》中指出,實施“一特四大”戰略,是電力發展的核心任務,是實現能源發展方式轉變的戰略基點,對于保障電力供應、集約化開發能源資源、優化能源輸送格局、提高能源配置效率、保護生態環境、應對新一輪能源技術革命都具有重要意義。結合我國能源資源布局及生產力布局情況,建設大電源基地,實現集約高效開發,是實現我國電力可持續發展的現實選擇。西北地區是我國重要的能源接續地,以”大能源觀”為統領,以電力為中心推進西北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尤為重要和迫切。
  
推進西北地區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有利于發揮西北地區資源優勢。西北地區能源資源豐富,煤炭探明保有儲量占全國的29.98%,水電資源理論蘊藏量和經濟可開發裝機容量均占全國的12%以上,風能資源總儲量占全國的20.40%,太陽能資源理論儲量占全國的34.71%。西北屬于經濟欠發達地區,自身資源需求有限;而東中部地區經濟發展較快,能源資源需求巨大但資源日益匱乏。我國能源資源與能源需求的逆向分布格局,決定了必須在全國范圍內實施能源資源優化配置。只有在西北地區建設大能源基地,通過特高壓空中能源通道將電力輸送到東中部負荷中心,才能切實保障東中部電力供應。
  
推進西北地區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有利于加快西北區域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近年來,中央高度重視西部地區發展,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下大力氣發展西部地區經濟。《西部大開發“十二五”規劃》將西部發展放在我國區域協調發展總體戰略的優先位置。中央西藏工作座談會、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對加快基礎設施和能源建設,促進藏區和新疆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關中-天水經濟區規劃、甘肅循環經濟總體規劃、陜甘寧革命老區振興規劃等對加快建設現代能源體系做出了明確部署。將西北打造成全國重要的能源基地,通過大型能源基地建設,帶動延伸產業發展,有利于推動西北地區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保障區域社會穩定和民族團結。
  
推進西北地區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有利于推動電力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從2005年到2011年,西北地區用電市場保持了高速增長,全社會用電量年均增長率14.9%。西北地區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對電力和能源發展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今年,西北五省區政府對加快能源基地開發、推進電力外送等均做出重要部署。陜西計劃新增新能源裝機突破300萬千瓦,繼續實施電力外送和農村電網改造工程。甘肅將促進河西新能源基地和隴東能源化工基地加快發展,建成酒泉風電二期首批300萬千瓦項目,全省風電裝機容量突破1000萬千瓦。青海今年再新建100萬千瓦光伏電站。寧夏將做大煤電化主導產業規模,推進煤電一體化,新增火電裝機150萬千瓦,新增光伏發電裝機30萬千瓦、風電裝機100萬千瓦。新疆堅持把新型工業化作為第一推動力,為“十二五”時期3000萬千瓦疆電外送能力提供支撐,加快“疆電外送”步伐。只有加快西北電力與能源的發展方式轉型,才能在充分滿足內需的基礎上,推進電力大規模外送,實現電力與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
  
推進西北地區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有利于緩解東中部環境壓力。目前全國一半以上的燃煤裝機容量分布在東部地區,酸雨分布區域也主要集中在負荷中心,東中部地區單位國土面積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為西部地區的5.2倍。東部地區已呈現出環保容量極限問題,難以承受燃煤電廠大規模建設帶來的環境壓力。西北地區總體環保容量比較富裕,通過增加西北地區燃煤電廠布局、開發利用豐富的可再生能源,可在緩解東中部地區環境壓力、平衡全國環保空間水平的基礎上,滿足東中部地區日益增長的用電需求。同時,通過煤電基地的集約高效開發和集中治理,還能減少污染物排放,減輕全國總的環境損失。

推進西北地區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有利于解決煤、電、運矛盾。近年來,電煤價格居高不下,部分發電企業面臨虧損經營、資金鏈緊張等突出問題。隨著我國能源資源逐步向西部、北部轉移,電煤運輸成本進一步加大已成必然,現有煤炭資源利用方式下的煤、電、運矛盾將愈加突出。在西北煤炭資源富集區域,積極發展煤電聯營,通過整合上游產業鏈,建設大型煤電一體化基地,可以逐步改變當前過度依賴輸煤的能源輸送格局,從根本上解決煤、電、運矛盾。
  
全面加快西北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
  
西北煤炭資源主要集中在準東、哈密、寧東、陜北、隴東等地區,水電主要集中在黃河上游地區,風能資源主要在甘肅酒泉、新疆哈密等地區,太陽能資源主要集中在青海海西、甘肅河西等地區。各個能源基地的資源儲量和可開發量都很巨大,而且主要能源基地距離負荷中心較遠,不具備就地消納條件。
  
用”大能源觀”考量,西北地區能源資源分布高集中、大規模、遠距離的特點,決定了必須加快西北傳統的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型,建設大煤電、大水電和大清潔能源發電基地,通過大規模、遠距離外送,實現能源資源更大范圍優化配置的能源可持續發展模式。主要包括:一是在可靠保障西北區域電力供應的基礎上,加快實施“一特四大”戰略,在資源富集地區建設大型電源基地,配套特高壓輸電工程,通過規模開發、集中輸送,推動實現能源資源利用由粗放型轉向集約高效型。二是充分發揮西北地區清潔能源優勢,優先發展輸電,將大規模的甘肅酒泉、新疆哈密的風電,和新疆、青海、甘肅的太陽能電力等新能源與水、火電等常規電源打捆外送,促進我國整體能源結構由高碳型向低碳型轉變。三是充分發揮西北能源送端作用,通過西北多種能源就地轉化,依托堅強的750千伏電網和特高壓交直流電網外送通道,遠距離輸送至“三華”地區,從而實現能源配置由就地平衡轉向大范圍優化配置。四是構建以西北750千伏電網為骨干網架、各級電網協調發展,以智能化技術覆蓋各個環節的堅強智能電網。通過積極支持無電地區小型分布式電力能源發展、大力推動城市電動汽車充換電設施網絡建設等,促進能源服務由單向供給型轉向智能互動型轉變。
  
大力推進西北堅強智能送端電網發展
  
近年來,在國家電網公司的正確領導下,西北電網實現了跨越式發展,電網發展方式轉變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覆蓋西北五省(區)的750千伏統一同步電網初步建成,西北與西藏實現了電力互聯,西北電網電力電量交換水平和電力外送能力大幅提高。西北電網“網對網”外送能力達到811萬千瓦,較2005年增長了22倍,交易電量占國家電力市場“網對網”跨大區交易的一半以上,西北送端電網的特征和戰略地位日益凸顯。
  
在現有發展水平基礎上,要實現西北電力能源發展方式轉變,保障全國能源安全,促進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必須以”大能源觀”為指引,堅持以電力為中心,加快落實“一特四大”發展戰略,著力推動西北電力與能源發展方式轉變。當前,重點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一是以電網發展引導電源開發,實現電網與大型電源基地協調發展。統籌協調常規能源與新能源發展,積極服務準東、哈密、寧東、陜北、隴東等地區大型煤電基地和黃河上游地區的水電基地開發。按照“建設大基地、融入大電網”的思路,把解決新能源的電網接入問題,作為建設堅強智能送端電網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就地消納的基礎上不斷擴大風電消納范圍,積極推動甘肅酒泉、新疆哈密等的大型風電基地和青海海西等地區的大型光伏基地科學有序發展。充分發揮大電網水火互濟、跨流域補償等作用,實現風、光、水、火電大規模打捆外送,提高能源綜合利用效率,推動國家低碳經濟發展。二是加快完善750千伏主干網架,構筑堅強智能送端支撐平臺。到“十二五”末,要在西北電網省際間形成甘陜4回、甘青6回、甘寧2回、甘新4回的750千伏主網架結構,努力提高電網信息化、自動化、互動化水平,深入開展送端電網穩定控制等關鍵技術研究,加快750千伏交流柔性輸電技術研發應用,初步建成世界一流的750千伏堅強智能送端電網。三是加快推進特高壓電網建設,全面提升優化配置資源能力。

“十二五”期間,配合寧東、彬長、隴東、陜北、準東煤電基地及酒泉、哈密風電基地的開發,加快建設太陽山-紹興、酒泉-湖南、彬長-山東、隴東-江西、哈密南-鄭州、哈密北-重慶、陜北-湘潭和準東-成都等8條直流外送通道,以及陜北-濰坊和靖邊-連云港特高壓交流工程,西北電力外送規模將達到9811萬千瓦(“網對網”外送7471萬千瓦、“點對網”外送2340萬千瓦),實現多通道、多方向、多落點、多輸電方式、多電源類型的電力大規模外送。在有力保證“三華”受端電網用電需求的同時,在全國范圍內形成輸煤和輸電并舉、優先發展輸電的能源輸送優化格局,真正實現“能源空中走,電送全中國”,為推動我國能源發展方式轉變和能源戰略轉型,保障我國能源安全長治久安做出積極貢獻。
排列三试机号